县区分站:
当前位置: 保定文苑

高天龙|海棠依旧

来源: 保定晚报  作者:高天龙
2020-11-18 17:25:52
分享:

  母亲爱花,尤其喜欢海棠花,儿时对花的美好记忆是从自家阳台上的几株海棠开始的。那时,我只要掐一朵盛开的海棠花瓣,便能成功引起母亲的关注。

  母亲爱诗,于是,在诗词的花园中我最先看到的依然是海棠。“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易安惜花,不忍看见骤雨过后海棠凋零,便唤起侍者卷帘一探,一句婉转缠绵的“海棠依旧”,让我初识海棠。

  渐渐长大,对美的事物有了新的认知。海棠虽不如牡丹华贵,也不如莲花高洁,更没有秋菊般素雅,但海棠就是海棠,总是以她的独特的姿态醉人心弦。若非如此,苏东坡为何为之陶醉:“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可见他也是爱花怜花之人,但百花丛中,他更爱海棠。“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不仅苏东坡如此,古往今来有许多文人墨客为海棠写词作赋。风流才子唐寅诗吟:“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将心绪托与海棠,是因为海棠能解意吧。对白海棠,多愁善感的林黛玉也不禁赞道:“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海棠花开,往事依旧。纵使已过千年,我依旧能从字里行间读到文人与海棠的缘分与情愫。

  如今我就读于坐落在古城西安的西北工业大学,浸润着厚重的历史文化。接续着我的海棠情结,课余有幸读了季羡林的《海棠花》,欣喜间也触动了内心的些许波澜。季老虽是写着与海棠无缘,但却在哥廷根这座德国小城里再次见到了那如晚霞般红艳的海棠,顷刻间,那每一朵、每一团都化作游子思归的心心念念。我从中读出了季老对祖国的赤诚和牵挂。

  “春天到了,百花竞放,西花厅的海棠花又盛开了……”邓颖超在《海棠花祭》中写道:“走在这开满海棠的院落里,不经意时,风起,花落,眉宇间便不觉地添了一道相思。”海棠花是敬爱的周总理最爱的花,它见证了中国最真挚的革命情侣在一起的峥嵘岁月。这份既是战友又是伴侣的爱情,忠贞不渝,真挚感人,使人不由得潸然泪下。

  如今西花厅的海棠花开了一遍又一遍,可看花的人已经不在了。

关键词:文苑,海棠责任编辑:马书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