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分站:
当前位置: 保定文苑

赵同胜|高考志愿娘说了算

来源: 保定日报  作者:
2020-07-30 10:20:34
分享:

  □赵同胜

  我的高考已经过去了整整40年,对于当时还不满15岁的我来说,那是一次跳出农门的绝佳时机。

  上什么样的大学,将来干什么?成了当时家里的头等大事,爹娘的意见似乎还算统一,而我也藏着自己的小九九。

  考后的那段日子,闲在家中,无所事事。当民办教师的爹说,与其在家里待着,不如到学校去代课,也是个锻炼的机会。

  那时学校的师资特别紧缺,我被当成了免费的劳动力。

  我当然明白爹的心思,他想让我子承父业,代课说白了就是提前预热,也好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首选师范类院校。可我对当老师并无多大兴趣,将来我想像娘那样做个买卖人——娘其时在村里开着一家小卖部。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我忌惮爹的威严,便顺着爹的意愿,去学校临时代了五年级的数学课。说来也怪,许是对数学固有的偏好,我随心所欲地讲授,竟然得到了校长的大加赞赏和学生们的一致认可,校长说我天生就是当老师的料,学生们也说听小赵老师的课特别来劲。

  爹很得意地坐在那里,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感觉情况不妙,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赶紧搬救兵,向娘求援。爹尽管在学校是出了名的严厉,学生们都很怕他。但一到娘面前就没了脾气,这就叫一物降一物。爹怕娘,对此,我早就心知肚明。这是爹的软肋。

  娘其实也愿意让我当老师,说是工作稳定,对下一代的教育也有好处。娘和爹之前好像已经达成共识。但架不住我软磨硬泡,哭鼻子抹泪。娘固守的营垒终被攻破,她拿手指戳一下我的脑门,冲我点了点头。

  那天,爹一脸严肃地问我填报啥志愿,我煞有介事地说,这么大的事,我可做不了主,还是问娘吧。我顺势递给了娘一个诡异的眼神。

  爹并不知晓我背地里已经做通了娘的工作,他以为,娘肯定会信守他俩的约定,让我第一志愿填报师范类院校。爹蹲在地上,抽着自己卷得长长的“烟炮”,看上去胸有成竹,一脸的沉着。当爹从娘口中冷不丁听到“商业学校”几个字时,原本的眯缝眼一下子瞪得溜圆,傻愣愣地僵在那里,等缓过神来,爹使劲嘬了两口烟,只听“哎呦”一声,烟头烫了手指被甩出去老远。

  尽管我如愿考上了商业类的学校,但我并没做成买卖,也没能当成老板,而是一毕业就分在了机关,与文字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

  后来聊起这事,娘说,娃生来就是当秀才的命。爹“哼”了一声,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多少有点复杂。

关键词:责任编辑:马书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