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分站:
当前位置: 保定文苑

阿静|插花

来源: 保定日报  作者:
2020-06-20 19:11:33
分享:

  □阿静

  不知怎么就迷上了插花。没有刻意地去学,也没郑重其事地去买名贵的花草和上档次的花瓶花篮。一切都是那么随意。一种简单纯粹的喜欢,轻松且专注。看着一件件小小的作品在自己手下成型,不仅有创造的愉悦,诸多感悟亦在其中。

  第一次插花,是因为看到雪小禅老师的桌上,瓶瓶罐罐,花枝春满,室内生香,甚是喜欢,手痒。后来,老宅院里那棵石榴开花了,因素喜榴花明艳,便一边疼惜一边行动,剪下一枝。先是找到一个空酒瓶,白色不透明的瓶子,瓶身有着圆润的弧形曲线,还写有两竖行楷体小字:“花间一壶酒,人生莫独酌。”除了一个小巧的红印章,只有黑白两色,还算雅致。然后,在瓶中加入适量的水,将枝条插入。那花枝很像个树杈,有多个小分支,由于榴叶轮生,叶长且密,而花稀疏,整体看上去有些杂乱,犹如一盘散沙,没有主题,也无美感。忽然想起花艺课堂里曾强调,插花是讲究线条的。看来,要突出线条,就必定要有所舍。当我拿剪刀剪掉很多叶子,只留下屈指可数的几片时,猛然发现,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枝杈,也有着令人惊叹的清奇骨骼,原来的那盘“散沙”好像有了灵魂!你看,主枝已盛开的那朵,稍高,微微低头,红艳艳的;侧枝上又生出平行的两根小枝,一枝缀有两朵对称初开的小花,一枝仅留顶端两片对生小叶,似一双翅膀,它们稍低,且与两小枝一同朝向主枝上那朵明丽。如对视,似交谈,颇有意思。如此枝条,如彼花瓶,实在是意想不到的效果!

  记得一段插花视频中,一名花艺师曾说过,插花的过程就是一个取舍的过程。是的,很多叶子会遮掩真相,没有舍就没有层次感,没有韵律美;唯有舍去之后,枝条才不臃肿,才显精干利落,才现焦点。我觉得,这跟写文章时的取材要求差不多。只有取舍得当,从一大堆素材中,选取最具特色的典型事例,才能更好地去表述一个中心思想。

  日常生活中也是一样。没有舍,就没有得。比如,忽然发现最近感兴趣的事物很多,想学的东西很多。在网上看到各种盘头编发小技巧,瞪大眼睛瞅了一遍又一遍;看到有人把剪映视频制作得超美,自己也想学,还关注了两个相关的抖音号;看到人家把饭菜做得花样翻新、悦目爽口,自己更是蠢蠢欲动。此外,当然还有摄影、读书、码字等等已经无法放下的业余爱好。但是,时间和精力却是有限的,做得了这个,就做不了那个。除了要做好工作生活中的分内之事,能保留三两个喜好已经很不错了。实际上,编发和剪映,一次也未试验过,根本没时间顾及,那是不切合实际的。而烹饪和插花却要另当别论,不仅乐趣无穷,还能让家人欢喜,让心灵宁静,是真正值得拥有的技能。时间宝贵,当舍则舍。

  说到插花用的器皿,我觉得就地取材就很好。一只透明的玻璃水杯,半杯清水,一茎草绿,一点嫣红,已是满眼纯净与春意;一个深棕色酱油瓶,三四枝重瓣棣棠,左伸右展,长短高低,参差诗意,最是绒球节节举,金黄一树闹中幽,唯有一朵垂瓶口,深浅苍娇互为衬,点亮眸光聚馨怡;一个瘦高的绿色罐头瓶,我练习搭配与布局的大舞台,几朵玫瑰红、几枝月季黄、几款牡丹粉,或昂首,或弯腰,无论高矮胖瘦,都要让她们露出笑脸,成为亲热的一家。

  我知道,其实餐盘果盘也可以用来插花的,只要掌握了固定技巧,随便一根小树枝一小截藕,就可以派上用场。为此,我还特地跑了一趟旧家,翻出几只老式的红色粗瓷大碗备用。

  友人说,你也太土了吧,为什么就不去买几个像样的花瓶回来?我说,这其中的乐趣你不懂。缘由呢,其一还在学习试插阶段,其二我见有的花艺师就是这样做的,总是别出心裁,随便一个东西,她都能将它打造成自己独有的花瓶,而且作品精致至极。最喜欢东方自然风禅意插花,简洁、安静、优雅。随处可见的一根枯枝,经其修理,顺手一倾斜,再在合适的位置轻轻安插小小一花,一副诗意盎然的精彩之作便完成了。不得不为那独到的审美赞叹。可见,美并非只在高大上,有更多隐藏于平凡之中,在于小精巧。只要心在,美就无处不在。就像旅游,并非名山大川才是最佳去处,太多美景就在眼前脚边,就在一个个角落,一个个细微处。只要我们用心体味,总会有感悟有收获,有快乐的马儿驰骋在精神的原野。

  插花,一种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的艺术,可重组,可创造,可使你成为掌控小千世界的主人,可让你贴近自然、贴近美好,为你爱的生活锦上添花。

关键词:责任编辑:马书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