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分站:
当前位置: 保定文苑

竹林|我和酿皮不得不说的故事

来源: 保定日报  作者:
2020-05-20 10:07:10
分享:

  □竹林

  宅在家里最初的几天,一动不敢动。看着冰箱里的“物资”越来越少,紧张与焦虑越来越多。刷着手机,想着温饱,忽然朋友圈里一条信息蹦入眼帘:自做酿皮。看着图片上晶莹可人的酿皮,一种久别重逢的冲动油然而生。

  上网——观视频——记笔记——实战。

  先说,和面,第一次面和得太软,醒的时间就长一点,耽误的时间就多一点。再说洗面筋,洗了一遍又一遍,无论我怎么使劲往一起捏,可面筋依旧是絮状的。心里实在没底,就用筛子过滤了一下。过五关斩面将,终于到了蒸酿皮的时刻,我脑袋里灵光一现,用电饼铛试一试:加热,抹油,倒面糊……结局你懂得,因为饼铛热,酿皮拿不出来,第一张酿皮就报废了。

  蒸吧,这时才明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首先没有合适的平底盘子。我里走外转,上下翻腾,背着家人,用了一个摆茶具的茶盘。新问题又来了,茶盘与蒸锅不配套,茶盘比锅就大那么一个边,放不到锅里,悬在锅沿上吧,锅也省得盖了。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听到家人进厨房的脚步,就赶紧迎出去:一怕家人唠叨茶盘不是食品用材料,二怕家人看到悬在锅沿上的茶盘絮叨。就这样,战战兢兢地蒸出了第一张酿皮,晾了一会儿,我试图用平铲从茶盘边上卷起一丝酿皮,结局是酿皮拿不起来,原来是蒸的火候不到,酿皮没熟,第二张酿皮就这样也牺牲了。我按照无害垃圾把它处理了,当然还给它包了一张厨房用纸,以免被老人看到,嫌我浪费粮食。

  曾国藩说:“屡败屡战。”我的好胜心被激起来了,我拿起学生尺,把我家的锅一个一个地用尺子量了一遍,最后我确定只有炒菜的锅可以用。我在锅里放上水,试图找一个蒸屉,可哪有给炒菜锅配蒸屉的呀。为了稳定,我拿出四个石质的镇纸,一个一个地摆在锅里,上面放上蒸屉,蒸屉上放上茶盘,茶盘里放上面糊。三分钟,好了,出锅,晾凉,取下,完美。正当我沉浸在喜悦中时,一个新的“坎坷”来了,我的酿皮不一样厚:薄的地方如纸,厚的地方如笔记本电脑上冒出平面的键盘的厚度,简言之3mm吧。

  九九八十一关,哪一关我都不能轻易过。我仔细侦察终于发现,放在锅底的石头镇纸固然稳固,但是蒸屉无法固定:水刚一开,哪边热了,蒸屉就热的往旁边斜,面糊在凝固之前就随波逐流,我的酿皮自然就厚此薄彼了。

  此刻坐在电脑前,我依然愤愤不已,被书法家视为珍宝的文玩被我垫了蒸屉,如此高规格的操作,酿皮居然还厚此薄彼。还是韩愈说得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就算我这个识字的人厨房之“术”不“专”吧,还是一门心思“攻”教学之“业”吧。

关键词:责任编辑:马书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