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区分站:
当前位置: 社会

女生为还贷偷养母7万元 20年"母女"情就此断绝

来源:  作者:
2018-07-10 10:08:02
分享:

  纸箱中捡回的女弃婴

  19年的悉心培育

  却偷钱借贷挥霍无度

  被解除收养还撂下狠话

  ……

  盛夏的季节,李云走在回家的路上。

  电话响起。“你是叫李云吧?限你三天还款,要不然小心你的小命!”骄阳似火,李云仍记得,那一刻,冷汗淋漓,迈不开步子,整个人僵在路上。

  大女儿在城里上班并不能每天陪在身边,如今更多时候李云都是独自在家,不久前还有追债的找上门

  这样被讨债的日子在2017年几乎成为了她的日常,惶惶不可终日。银行卡被盗刷7万元,她最终在派出所得知了真相——偷钱的竟是19年前,自己捡来并含辛茹苦养大的小女儿,而这些钱尽数用在了她买化妆品、衣服和出游机票上。

  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女儿借了高额的“校园贷”,为还债拆东墙补西墙,借遍了朋友和同学,而借来的18万元,同样被她和男友挥霍一空。

  2018年初,李云在法院解除了与养女的收养关系。法庭宣判后,曾经哭着跟她保证会改的养女暴跳如雷,指着她放出狠话,“等我出去了,你小心点儿!”

  时隔6个月,今天上午,这对曾经的母女,又一次在密云法院的法庭上见面了。被控盗窃罪的女儿被法警带进法庭时泪迹未干,刚刚在法庭外见到母亲的一刻,楼道里,哭声回荡了许久。

  幸福

  桥边纸箱捡弃婴

  一声“妈妈”牵动心弦

  李云常常会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凌晨,见到女儿第一面时的情景。

  微凉的大桥边,只包裹着一条棉被的女婴躺在一个破烂的纸箱子里,奄奄一息。

  早早在前围观的人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如果再这样扔在那,她可能就被冻死了。”李云没敢往下想,把孩子抱到了姐姐家,兑了糖水,给孩子喝上。在给她冲洗身上的脏东西时两人发现,女婴已经浑身发紫。

  好在最终医生确定,由于李云抱走孩子及时,女婴并没有什么大碍。

  这时,李云开始为难了。她已经是一个8岁女孩的母亲,而且家庭并不富裕。

  能有一个好心的人家来收养这个孩子,是李云当时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但是,看孩子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有的人觉得孩子可爱抱走了,没两三天又给送了回来,很长时间过去,收养的事也没个着落。

  “这不是个办法。”李云心里盘算着,心一横,便不再让人来看了,只在报纸上还一直刊登着寻亲启事。直到有一天,已经咿呀学语的女婴,突然叫了李云一声“妈妈”。

  一句“妈妈”,代表着一个孩子将她认定为自己的全世界。李云在那一刻内心翻涌,看着眼前这个孩子的满眼期待,她知道,再也无法斩断这一份感情了。李云给孩子办了收养证明,取名夏天,并打算永远隐瞒她的身世。

  村庄里生活的邻居都互相熟悉,为了避免旁人将夏天的事说漏了嘴,李云夫妻在拆迁后,卖掉了回迁房,搬到了一处较远的小区重新开始生活。

  父亲临终吐真相

  “觉得和家里人不一样了”

  在物业公司上班的李云,每个月赚2600元工资,2005年丈夫得了尿毒症后,昂贵的治疗费、孩子的学费、照顾公婆和老母亲的重担,像一座座大山一样压在她一个人身上。赚钱,这个最现实也是最难的事,每天只要李云一睁眼,就摆在她面前。

  取鸡蛋卖鸡蛋、推三轮卖菜、去砖厂敲砖,为了赚钱,李云还在一所学校开了一个“小饭桌”。每天回到家都累到不行的李云,生怕随时有什么事要出门,在此后近10年的时间里,没脱过衣服睡觉。

  和所有家庭一样,父母总是想给孩子最好的条件。即使赚钱辛苦,李云也不想苦了孩子。夏天和姐姐,从小一个学舞蹈,一个学钢琴,英语班、辅导课,姐妹俩从来都没落下。19年来,李云全当俩孩子是自己亲生的一对姐妹花,再苦再难也没舍得把夏天托付给别人。

  在李云大女儿的印象中,那时候的妈妈虽然很辛苦,但每次回到家里都是积极乐观的。只是女儿不知道的是,李云为了筹集丈夫的手术费,哭着跪下向别人借钱时,心里就埋下了对欠债的恐惧。

  病魔在4年后,夺走了李云丈夫的生命。临终前,李云丈夫把夏天叫到床前,告诉了她被收养的真相。

  没人知道对于一个年仅11岁的女孩子来说,这意味着什么,直到李云在一次和处于叛逆期的夏天发生争吵,夏天脱口而出“我又不是亲生的,你凭什么管我”,她才知道,夏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夏天出事后,在一次聊天时告诉姐姐,其实在那之后,她会觉得自己和家里其他人不一样了。

  数年后,家里终于还清了手术费,夏天也在2016年赴南京读大学。

  李云每个月给夏天2000元生活费,足够一名学生在校安心学习和生活。大一寒假时,夏天还带回了自己在学校交的男朋友。小女儿有了前程,大女儿早已参加工作,已经年近50的李云终于松了一口气。

  噩梦

  催债电话不断

  女儿咬定对方是骗子

  这份轻松并没有持续很久。去年夏天,李云的手机开始接到一些“奇怪”的电话。接通后,对方先说想找一下夏天,在李云表明自己身份后,对方便开始了不停的催债和谩骂。

  而在此之前,去银行取钱的李云发现,自己卡里的买房钱被盗刷了7万。

  不愿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偷钱,李云打电话问夏天,“妈妈,那些都是骗子,您千万别信。”夏天信誓旦旦,让李云相信。李云忍不住担心,她害怕这些给自己发来女儿身份证、学生证甚至照片的人,会不会对夏天不利。同时又猜测,女儿会不会真的遇到什么难事了?

  李云告诉夏天,“就算遇到天大的事,也要跟妈妈说,家里就算不买房子,也会先紧着你们。”但夏天很生气地辩解,自己绝对没有偷过钱。

  没过几天,李云每天接到的催债电话从三四个变成了三四十个,同时,她从银行拿到了流水记录。记录显示,在2017年7月23日至2017年8月15日间,自己的银行卡分别于几日的凌晨2点至4点,分7笔被盗刷共计7万元,钱最终汇入了一个微信名叫“十九岁”的账户,而夏天的微信名就叫“十九岁”。

  执迷

  借“校园贷”挥霍

  养女偷家里7万元

  正放暑假在家的夏天,在妈妈第一次问自己时,就察觉到了妈妈的怀疑,连忙谎称自己学校有事,买了张机票去了南京。但7万块钱,对于李云这样一个家庭来说,不是小数目,她躲不掉,又不得不回来。

  一夜未眠,早上,李云拿到银行流水不断问夏天,到底是不是她偷了钱。可夏天都只有一句:“我没拿!”

  气急的李云,直接扭着夏天去了派出所报案。和她想的一样,在法律面前,夏天害怕了。

  夏天说,自己有一次在学校喝多了,被送去医院洗胃,同学帮忙垫付了2000元钱。为了还同学的钱,其他同学推荐她在一款名为“名校贷”的校园贷款APP上贷款还债。

  之后,为了还“名校贷”的本息,夏天又注册了若干其他高息校园贷款APP贷款,拆东墙补西墙。同时也从同学朋友处借钱用于还款和高额消费。那段时间,夏天和男朋友,也是靠无节制地花夏天的钱度日。

  后来,追债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还扬言要去夏天北京的家中索债。而夏天没有经济来源,又害怕事情败露,逐渐产生了盗窃李云存款的念头。

  2017年7月23日,夏天放暑假在家,等一家人看完电视都去睡了,偷偷从李云的包里拿了银行卡和手机。

  在数次试验后,她猜中了李云的银行卡密码就是自己姐姐的生日,将银行卡绑定在李云的微信上,通过微信转账向自己的微信号里转了2万元,然后删除了银行卡提示短信。随后,她见李云没有察觉,又分6次转走了5万元。

  除了还一部分债务,夏天用这些钱买化妆品、衣服、鞋和出游机票等等,很快就挥霍一空。

  在派出所,夏天哭着和李云诉说着自己的遭遇,并承诺一定不会再犯了。李云心软了,她决定再给夏天一次机会。

  暑假结束后,李云让大女儿去学校给夏天办了一年休学,并向学校了解一下情况。夏天的班主任称,夏天平时在学校花钱大手大脚,同学和老师都以为她家庭富裕,便没有多问。夏天平时说自己是孤儿,所以老师即便觉得不对劲,也没有和她家里联系。

  休学后,因为夏天从小学习舞蹈,李云给她找了一份舞蹈助教的工作,每个月赚的虽然不多,但想让她体会一下赚钱的不易。同时,每个月李云还会帮她偿还8000多元的债务。

  舍弃

  解除收养

  她对养母撂下狠话:小心点!

  生活只平静了2个月,李云开始接到更多的催债电话、短信,有的电话直接恐吓她,“你是叫李云吧?你家是住在××吧?限你×天还款,要不然小心你的小命!”李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那时候自己在路上接到电话,腿都迈不开了,整个人僵在路上。甚至有一段时间,自己只要从手机上看见“贷款”两个字就腿软,整夜睡不着觉。

  这种电话,李家的每一位亲戚,都接到过。催债的说,她们有的人被夏天称是妈妈。

  后来李云才知道,夏天前前后后,还欠了18万多的债务。即便自己和家人都在帮夏天还债,可旧债没还完,夏天又在别的平台欠了新债。

  李云绝望了,她把夏天赶出了家门,又担心她过的不好,偷偷让自己的姐姐收留她。但有的催债人找不到夏天,直接找到李家人要钱,这让李家每一个人都人心惶惶。

  而夏天躲了起来,李云根本找不到她。

  2018年1月,李云再一次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为了家人不继续受催债人员的威胁,有了和夏天解除收养关系的念头。

  李云和夏天在密云区人民法院解除收养关系那天,李云面色惨白,夏天暴跳如雷。不管法官怎么说,夏天连搀扶一下精神欠佳的母亲都不愿意,甚至整个过程都没正眼看过这个含辛茹苦19年,将自己养大的人。

  签完字,夏天向李云放出狠话,“等我出去了,你小心点儿!”便头也不回地走出法庭,出门时,“咣”的一声狠狠地摔上门。那一刻,李云的心也凉了。

  “她恨我。”回想起这一幕,李云忍不住难过,痛哭着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在那之后6个月时间里,李云经常失眠。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掏心掏肺养育了19年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如今又为什么如此地恨自己。

  重逢

  “妈妈您抱我一下!

  我真的知道错了!”

  上午9点,庭审开始前,提前赶到法院的李云,见到了被法警带来的女儿。再见到妈妈的一瞬间,夏天像个孩子般地大哭,那一刻法庭里外都是母女二人的哭声。

  庭审开始前,夏天看到了李云,不停地一直喊着妈妈

  9时15分,夏天带着尚未擦干的眼泪走进法庭。回答提问时,哽咽不止。不忍看到这一幕的李云没有进入法庭,选择在外面等待。

  检方指控,夏天于2017年7月至8月,盗刷母亲银行卡7万余元。密云检察院以夏天涉嫌犯盗窃罪且数额巨大将其诉至法院,同时认为夏天有自首情节,在收养关系存续期间,盗窃养母李云的财物,属于偷拿家庭成员或者近亲属的财物,应对其从宽处理。

  夏天被关押期间,放心不下女儿的李云曾前往看守所向民警了解她的近况。李云没有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但她希望司法机关能公事公办,让女儿能够从此次事件中得到教训,诚心悔改。

  同时,她也很担心夏天。“很多要账的人盯着呢,出来后,她的人身安全都没法保证。”李云说。

  法庭上,法官问夏天,“你家里人,你的爸爸、妈妈和姐姐,有歧视或者冷落你的行为吗?从生活和物质上有亏待过你吗?”

  “没有。”夏天低着头,抽泣着说,“我觉得我对不起我妈妈,现在才知道她养我有多不容易。”

  夏天在法庭上说,在高额的利息下,她借的钱越来越多,而自己借的钱除了还贷,也都被用于吃饭、看电影上,更多的钱则花在了她男朋友身上。单是5000元一双的名牌鞋子,她就给男朋友买过2双。而男朋友在知道夏天是贷款给自己买的东西后,也没有任何表示。

  “那你想过你母亲会报警吗?”法官问。夏天的头深深低了下去,小声说:“我妈妈不会的。”说起6个月前母亲和自己解除收养关系的那一幕,夏天情绪激动,哭着使劲摇着头, “没有!我妈妈没有!反正她就是我妈妈。”

  在法官宣读李云的谅解书时,这个年仅20岁的女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法庭上失声痛哭。她眼睛看向法庭紧闭的大门,嘴里不停念叨着:“我要找妈妈,我要找妈妈……”

  “我认罪,认罚。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我感谢母亲19年对我的照顾,我在看守所的几个月想了很多,知道了母亲养我19年有多么的不容易,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她,照顾她,希望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在最后陈述时,夏天没有再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她暗灰色的衣服已经被泪水浸湿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错了。”

  上午的庭审结束后,这对曾经的母女见了面

  法庭没有宣判。庭审结束后,戴着手铐的夏天远远地见到了妈妈,母女二人目光交错,哭声久久不能停下。“让我抱一下妈妈!妈妈您抱我一下!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夏天不停重复着这一句话。

  “我一直拿你当公主养着,当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可你,还认这个家吗?”李云捂着脸,泪水顺着指缝流出。情绪激动时,她一度把头埋在大女儿的怀里,只在夏天被法警带走时,抬眼看向她的背影。

  记者手记

  “只要她需要,我永远在那儿”

  李云在庭审前和记者讲述这段故事时,时不时会难以控制自己的悲伤,哭起来。她的哭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让她显得格外无助和悲痛。

  怕睹物思人,很多夏天的物品都被李云收起来了

  记者在李云的家里看到,夏天的很多东西,都已经被李云收拾干净了。但在相册里、柜子里,还有很多能证明夏天曾在这个家里生活了19年的痕迹。

  相册里是母女俩美好的回忆,写着“你是我的小可爱”

  在一本李云自己手工制作的相册里,有李云带夏天姐妹俩去海边游玩的照片。照片中的夏天戴着墨镜,张开手臂,十分开心。李云在照片旁写道:“小美女,你是我的最爱,希望你永远开心,永远幸福”。而另一张李云和夏天的合影旁,李云写着:“看!女儿长大了!漂亮吧!自豪!”

  “我的家就这么毁了。”李云在受访时,重复着这句话。虽然已经解除了收养关系,但在她心里,对夏天的那份牵挂,依旧难以割舍。

  李云一直说,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希望社会能帮帮她们,能把“校园贷”管理起来,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没有那么大自我约束力,如今自己的家被“校园贷”毁了,她真的不想看到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了。

  最后记者问,如果夏天出来了,还能以一个妈妈的身份接受她吗?李云沉默了少许后说,“只要她需要,我永远在那儿。”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关键词:责任编辑:马书广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