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保定频道>>京津

京津冀一体化发展:“天津和北京像一座城市”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桂杰 吴雪阳 2014-10-16 16:29:13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

  京津城际铁路武清站,等车的人们。CFP供图

  类似“京津冀一体化”之说最早出现于1982年,当时称为“首都经济圈”,随后又历经“环渤海经济区”、“环京津都市圈”,最后成为现在的“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然而,过去30多年来,京津冀三地的协调发展被视为“写在纸上的多,落实的少”。党的十八大之后,“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再次拉开篇章。

   从北京到天津有多远?查到的答案是,从北京天安门到天津市政府是125.86公里。从北京南站坐高铁到天津是35分钟,如果到天津武清下车,时间就是20分钟。北京天津经济上的协同发展,某种意义上是以交通为前提的,城际铁路的开通打开了京津的通道,无数上班族和生意人在高铁上演绎着“双城记”,他们以每日、每周、每月的周期奔波在这条线路上,书写着属于自己的人生故事。

  “感觉天津和北京像一座城市”

  每天下午一到下班时间,老王就发动自己的汽车,急急忙忙往单位外面走,聚会一般都很少参加。问及原因,老王略带无奈地说:“要去火车站接女儿。”老王的女儿每天都是晚7点左右下城际列车,而他雷打不动要去接女儿回家,做幸福的司机。

  老王的女儿叫雪莹,家中的独生女。老王夫妇居住在天津市武清区的区政府所在地杨村镇,老王在下面的一个乡当公务员。雪莹大学毕业后,他们拿出几十万元积蓄,资助她到英国读书。英国读书回来,和很多同学一样,雪莹选择到北京工作,七挑八选后,工作单位与所学专业其实并不搭配,她去了一家猎头公司。

  雪莹有了工作,但住处又成了问题。在北京他们没有亲戚,租房的话,条件好的离公司近的单间一个月要1900元。家里的一个朋友刚好在北京东边的通州区有一个房子要出租,价格也比较优惠,雪莹和妈妈去考察了一番,觉得房屋条件很好,也很干净,最大的问题就是交通。为了看住在那里上下班到底要花费多少时间,雪莹特意在不是高峰期的时间体验了一把。从北关环岛坐上燕郊开过来的长途汽车938路,车上高峰期一般是人挤人、人压人,平时车上空座也不多,从住处走到车站要10分钟左右,等候10多分钟,坐938路从北关环岛到国贸需要20多分钟,下车后朝国贸地铁站走,再花十几分钟,乘地铁1号线,然后再换乘地铁2号线,最后,从地铁出来走到单位,加起来,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经过和父母商量,雪莹决定还是不住在通州区,因为“上下班的人流实在是汹涌,赶时间挤公交,会让人痛不欲生”。更重要的是,一个人住在北京,做饭洗衣都要自己干,回到住宿的地方也是一个人,对于单身的雪莹来说,似乎还有点扛不住。

  “我想回到杨村家里住。”雪莹说,她的账是这样算的,从位于朝阳门的单位走到地铁站5分钟,乘地铁2号线,然后到宣武门换乘4号线,3站后到达北京南站,如果在网上预订好了票,取票后上车,20分钟后就到达武清,顺利的话,全部时间也就1个小时左右。下车之后爸爸接站,母亲一般情况下已经做好了饭。温暖的房间,干净温馨的环境,让她对于家中的氛围十分留恋。费用方面,北京到天津的城际列车二等坐票价是38.5元,一天是77元,一个月上22天班,就是1694元,不但比在京租住花费少,住在家中还省去了早晨和晚上的饭钱。

  “有了城际列车,感觉天津和北京像一座城市,反倒是高峰期间上下班从北京到郊区花费的时间更多,也更艰难。”雪莹说,单位同事没有人觉得她是“奇葩”,而是十分理解她的选择,“但我妈觉得,我这样在两个城市每天跑是没有长大的表现,是一种变相啃老,至于我自己能够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

  商铺迁天津,孩子留北京

  记者见到钟姐的时候是在天津卓尔电商城里面,在北京打拼了十几年的她没有旁边天津本地商户顺溜的天津话,一张嘴是标准的带着儿话音的京片子。

  钟姐是新疆石河子人,在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做服装生意有多年了,生意好的时候,每天的营业额有上万元,生意一般的时候也有几千元。今年,她和老公商量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自己的商铺迁往天津。

  钟姐和丈夫以前所在的大红门批发市场在北京南站附近,和搬迁走的动物园批发市场一样,是一个庞大的服装交易集散地。钟姐对于那里太熟悉了,如果说北京是她创业成长的第二故乡,那么大红门就是她的家。不远处有她的房子,孩子在附近学校借读。

  然而,自从近年来提出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分散北京非首都功能性资源以来,日益拥堵的北京便开始了人口调控计划,有几个商品批发交易市场,被认为是聚集外来人口和车辆的一个重要载体,整治和外迁工作被提上日程。

  钟姐来天津之前,也曾考察过保定白沟和廊坊永清。“那里虽然房价和库房便宜,但在我眼中,和北京比起来,觉得那两处还是像农村,我心理上接受不了!”然而,钟姐只去过一次天津,就喜欢上了那里。首先是交通方便,从北京南站坐城际列车到天津很快捷,开车也就一个多小时。她落户的天津卓尔电商城选址西青区,位于京津交通中轴线上,总规划面积为300万平方米,是华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现代商贸物流集散中心。更重要的是,这个商城紧邻市区,离天津南站10分钟。另外,天津市西青区政府几个月前在新闻发布会放出风来说,将全面支持商城的建设和运营,并推出税收、工商、子女入学、商户落户在内的多项优惠政策,争取全面承接北京动批、大红门等市场外迁,让钟姐这样的商户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该商城招商首日,逾3000商户与天津电商城达成认筹入驻协议,现场火爆程度超出主办方原先的预期。不少商户表示,随着京津一体化战略推进,大红门、动批等老批发市场因环境混乱、交通阻塞、业态落后等原因,外迁升级是大势所趋,政府支持下科学定位、合理规划、建设超前、管理有序的天津电商城,成为相关商贸批发业外迁升级的理想之选。

  此外,据媒体报道,沿海各地批发市场也十分看好京津冀一体化商贸业重构的重大商机,来自浙江义乌、杭州四季青、海宁皮革、广州白马等全国10多家知名商贸市场的500多名主力商户也已签约入驻天津电商城。钟姐庆幸自己下手早,在卓尔电商城提早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但是,她执意把上中学的孩子留在了北京。她说,一是孩子很懂事,且家里有老人看管,二是天津和北京的交通很方便,一周她一般要回去两次看孩子,感觉“天津北京没有太多距离感,自己依旧没有离开北京”。

  家近在咫尺,随时可以抵达

  38岁的杨杰,在北京已工作了十几年,至今没有北京户口,户籍仍然在老家天津。在北京一家外企做市场部经理的杨杰,帅气又阳刚,虽然是70后,穿着却很时髦,乍一看就像三十出头的小伙子。“因为经常跟客户打交道,负责公关这一块嘛,年轻人也比较多,受他们影响吧!”杨杰笑着说。

  不同于其他没有户口的北京外地人,他仿佛对此并不在意。“北京户口对我而言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杨杰回天津的频率是一个月一两次,主要是回家看两位老人,从上大学在北京,到现在留在北京工作,家对杨军来说从来没有真正远离过。

  20年前,杨杰到北京上大学,开始了在北京的“跨世纪之旅”。上世纪90年代,火车还没有那么多的车次,那个时候每当看到天南海北的同学为了买一张过年回家的火车票大伤脑筋的时候,他就万分庆幸,“同学去买票要排队不说,还不一定能买上”。杨杰说,每次放假买票同学们见他都带着一脸羡慕的表情。

  杨杰的父母都是军人,他和哥哥一起随军在山西生活了10多年,后父母转业回到天津。这种小时候在部队大院长大的经历,让杨军比起同龄人,更严谨、稳重,“这么多年来,我不管是开会还是和人约会,从来没有迟到过。”父母和他都不是那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每次过节从北京回家,父母总是给他准备一大桌好吃的,却不会把对儿子的思念挂在嘴边。他平均一个月回一次天津,半个小时的高铁,杨杰觉得,自己根本算不上外地人。

  2008年8月1日,奥运会举办前夕,中国第一条时速300公里以上城际高速铁路、中国首条高速铁路客运专线—京津高速铁路正式开通,开通的第二天,杨杰正好要回家,于是就到北京南站坐上了高铁,“到南站觉得好新奇,那么漂亮、干净,那感觉就像许多人第一次坐飞机一样!”虽然那时高铁没有现在车次多,回天津半个小时的车程却足以吸引杨杰。在高铁开通前,杨杰每个月回家都要去北京站排着很长的队伍买火车票,还要经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如今,在东单上班的他,周五下班去车站,周日晚上坐火车回北京。“一点不麻烦,比去一趟奥运村快多了!”自从开通高铁,杨杰常常觉得家近在咫尺,随时可以抵达,可退可守。

关键词:京津冀,经济圈,列车

责任编辑: 马书广